爱篮球的分叉眉

不要关注我!省得以后取关!
超爱方博,爱梁靖崑,痴迷尹航,沉迷川队全员和张煜东,最近特别爱弟弟们,尤其喜欢于何一和匡励。冷cp大乱斗,常踩巨雷,无节操无下限。
极大可能莫名失踪,再不上线

有没有人觉得……

央妈一套的《加油向未来》那个“凌然”和王楚钦有一(是)丢(特)丢(别)像චᆽච


奴良陆生×鸩 片段 (一方死亡设定)完结

本家和旁支的妖怪都已坐定,奴良组的三代目却迟迟未来。

众妖等了片刻,主位后的油纸门刷啦啦被拉开,却不见陆生,只见一棕色头发的孩童,卷着陆生常年不离身的鸩之族羽织大喇喇地冲进来。

羽织太长,毕竟只是一岁多的孩子,走路还不稳当,没跑两步便被绊倒在地。

孩童哭声突然震天响。

雪女冰丽急忙起身扶起他,却见他挣开羽织,露出光露露的上身,一对小小的翅膀就此打开。紫色的光流转,黑色的骨架痕迹清清楚楚,顿时满屋的羽毛飞舞。

“快逃!鸩大人的羽毛有剧毒!”本家的小妖怪大叫了一声。

妖怪们吓了一大跳,从门从窗户甚至从天花板,哪儿出去快就往哪儿逃。只有几个大妖怪还巍然不动如泰山。

陆生叹了口气,声音轻柔地喊道:“鸩の六代目。”

“哈?”孩童回过头,看见是陆生,眼泪便止住了。

“把翅膀收起来。”陆生捡起羽织,帮他披上,指了指自己左下方的位置,“去那里坐好。”

“はい。”孩童回答得很干脆,收起翅膀,短手短脚的把自己收成一个团子,乖乖地坐在已经准备好的蒲团上。

陆生叹了口气,拢了拢袖子,“都进来吧,会议结束我还有事要办,别误了时间。”

会议进行的时间不长,小家伙在蒲团上换了几个打瞌睡的姿势便结束了。

陆生宣布散会后将他连着羽织抱起来,让他伏在自己肩上接着睡,随后屏退了左右,拿着弥弥切丸招来云车走了。

小家伙在路上醒来,迷迷糊糊地问陆生云车要去哪儿。

陆生由他趴在怀里,“我们去看鸩。”

“鸩?”怀中小人眯着暗红色的眼睛想了想,意识到陆生口中的“鸩”不是指自己,便仰着头问,“是四代目大人?”

陆生轻轻点了点头,撩起帘子道:“自己下来走吧,我们到了。”

小家伙欢喜地捧着陆生给的一只纸鹤,一路小跑到鸩的墓碑面前,小心翼翼地放下。

陆生摸了摸他的头发,盘腿在墓前坐了下来。

鸩一族是世间绝美的鸟妖,却因为血液和羽毛含有剧毒大多体弱多病,寿命极短。

陆生想过鸩终有一天会因病而亡,毕竟短短两百年,鸩一族就传到了第四代,却从没想过,鸩会因自己能力不足而被别的妖怪杀死。

鸩死后,陆生疯过一段时间,他穿上鸩一派布满羽毛纹样的羽织,追杀邪恶害人的妖怪,每次杀完后便去鸩的墓前喝酒。

直到第五代鸩也快要离去,死之前陆生去看他,他把族中的一个婴儿托付给了陆生。

第五代鸩说:“他不是四代目大人,但是请您把他当做四代目大人吧,您该振作起来了。”

陆生看着那孩子的眉眼,轻笑一声:“鸩の六代目。”

奴良陆生疯过一段时间,但也终究只是一段时间罢了。奴良家的当家不会软弱,奴良组的头目是妖怪之主。

陆生回来那天,铸铎从原野寄信来说请他喝酒。

陆生应约去了,他们在鸩的墓前大醉一场,铸铎借着酒劲揍了他一顿,他没还手。

铸铎说:“你若变不回来,我和你便永远不再是朋友。”

他说这话时太阳刚刚升起来,人形化成妖怪镰鼬,阳光照着他毛绒绒尖尖的嘴,配着他生硬的口气,让陆生很想笑。

陆生也收回妖怪之力,任由阳光把自己照成人类模样,白黑相间的长发落下来变成栗色短发,软软地回了一声:“好。”

手机突然响起,陆生划开一看,是雪女来的消息:陆生大人,小家伙醒了要你,请速回。

陆生叹了口气,再抬头时,铸铎已经不见了。

乘风而去的妖怪,还是那么随性。

一瓣樱花飘在酒杯里,陆生仰头连着花瓣一起喝了下去,尝到了一点点甜味。

他站起来,看着鸩的墓碑,说道:“鸩,我下次再来看你。”

酒劲还没过去,陆生眯着眼望着天空,自言自语道:“天空还是跟那天一样蓝啊……”

强制关注是什么毛病????

【观后感】画江湖之风语咒(些许剧透,慎入)

昨天去看了风语咒。

故事比较完整,侧重于男主角的成长,所以坏人性格基本没有塑造,人物单薄,死得也比较快。

打戏不多,特效挺炫酷,快结尾时防护罩破碎的时候非常美丽,有一瞬间甚至让我想起雷神里阿斯加德护盾破碎的那一幕,看得出请了挺好的特效团队用心做了。

人物很灵活,动作表情都不僵硬,但也不矫揉造作,看得很舒适。

在村中祭祀一段采用了仿印度电影的唱跳结合,连调子都像印度曲😂很有趣,我笑了很久。

然后,一个牛逼的主角一定有一个牛逼的老爸。虽然老爸封印BOSS后死了(感觉上应该是死了),儿子封印BOSS后还活蹦乱跳。

最后电影如果有寓意的话,大概是普通人也有超凡的力量,并不是所有有侠岚印(天生有天赋)的人才有资格拯救世界。跳脱于世俗之外的比中规中矩的或许更厉害。

最后……我特喜欢那个控制重力的男……大概算男七八九十号?(貌似叫千钧?)

男主第一次见他叫他名字的那个傲娇的“哼”,我的菜www

下面这段可以不看🙈🙈🙈

【哦对了,还有一个。饕餮真的太无辜了,被人莫名放出来,又被人莫名封印_(:з)∠)_它什么都不知道,其实也什么都没做(把人类踩死也不是它的本意吧,它又看不见脚底下有啥_(:з)∠)_)

只是在人类看来它的存在会招致灾祸,但其实从饕餮本身的角度看,它啥也没干,就起来走了两步而已。

这点上来看,其实我们所认为的,不过是站在自己角度所认为的罢了,谁是主宰,谁的思想就说了算。

如果将来有一天,蚂蚁起义把我们这些巨人封印了,感觉也没法说蚂蚁不对】

【郅摩/微皇郅or皇摩】留走长安 完

没头没尾,啰啰嗦嗦,仅以此文纪念我看过的热血长安这部剧。

——————————————————

萨摩多罗自诩不是一个心软的人。

他如果心软就不会抛下重伤的李郅一个人跑到关外去逍遥自在了。

他想得很清楚,与其被一个半死不活的人拖累一辈子,不如先跑为敬,别后恩怨两不沾,你我再无关。

本来不论是谁派来的人,他都能在轻巧避开的同时,还耍弄一番他们。但他现在突然没了辙。

李郅把他派来的侍卫撤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的贴身下属,以前总跟他们嘻嘻哈哈玩闹在一起的黄三炮。

两年不见,黄三炮的武功似乎又精进不少,他从被削断的房梁上摔下来时,飞身接住他的黄三炮连眼睛都没眨,落地更是不曾有丝毫晃动。

萨摩盯着他看了几秒,见他似乎没有说话的意思,转个身踩着长凳掀起下摆便一屁股坐在了桌子上。

周围的想抢劫的匪人虽被黄三炮吓了一跳,但也没有退去的意思。他们围在萨摩和黄三炮的周围,还想伺机而动。

“放过我吧各位大哥。”萨摩左手搭右手抱拳,半躬着身体低着头,“我真没钱。”

见周围人还是没有散去的意思,萨摩陪笑道:“你们想要什么啊,你看我两手空空,怎么看都是没钱的样子,你们想从我这儿拿到什么呢?”

“你脖子上的项链!”一看就是匪人的头头的人指着萨摩的胸口,“把那个给我们!”

萨摩愣了下,觉得这帮匪徒也不是那么野蛮,毕竟能一眼看出他脖子上的项链价值连城的人并不多。

他脖子上的珊瑚早就在离开长安被追兵追捕时弄丢了,现在戴着的不过是他以前随手从李郅腰间顺下的一颗镶金玉珠。

玉珠出自皇家工坊,细致的镶金工艺和珠子打磨的圆润程度远非一般民间玉石商可比,若是能得了一颗,卖出去,少说也比匪人抢劫数十次得来的财宝还要多。

看他们想要玉珠,萨摩反而不着急了。他盘腿坐在桌子上,拎起桌上未被打翻的酒壶倒了两杯,递了一杯给一旁的黄三炮,“故人再见,喝一杯?”

黄三炮没动,视线一直环视着周围,任何想要伤害萨摩的人都会死在他的剑下。

在关外,没有驻军没有王法,杀人无需偿命,甚至连收尸都不用。

“炮哥。”萨摩拎起酒壶一口气喝了半壶,眯着眼瞅了瞅周围一圈还举着刀剑的人,酒劲上头脸色酡红,扯下脖子上的玉珠,胡乱就丢了出去。

他酒醉抛的力气很大,高度也很高,玉珠落下来竟然挂在断裂的房梁倒刺上。

匪人全都向后退了一步,不知道萨摩在耍什么把戏。萨摩却没那个闲心,他巍巍站起来,瞥了房梁一眼,突然笑了起来,他趴在黄三炮的肩膀上,笑得弯下腰。等笑够了,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说道:“三炮,回去吧,告诉他,萨摩多罗死了,连着他的玉珠一起,死在匪人手里。”

匪人头头听他笑得渗人,心里有些发毛,他知道自己抢的东西不同寻常,却也只想劫财,不想把命搭进去。

“他们拿不走玉珠的。”黄三炮笃定地说,“你也不会死。”

风从半开的窗户吹进来,带着呼呼的声响,细听又似鸟语啾啾,却不知到底是何声。

黄三炮蛮横地拉住萨摩,抬脚踢翻木桌,两人伏于桌下,十几支利箭飞射而入,匪人非死即伤。匪人头头折断左臂上的箭羽,撑着身体落荒而逃。

黄三炮探出头查看周围情况,萨摩也跟着探出头,却不曾想箭簇还未射完,只听刷刷两声,四五支箭直奔他而去。此刻想躲已是来不及,箭离得太近,黄三炮想用剑挑开根本不可能,他转而换手,却只抓到箭尾,滑了一下仍旧向前飞去。

两只箭准确地扎进肩膀上,突如其来的剧痛让萨摩蜷缩着身体,片刻便昏了过去。

黄三炮急忙想查看,却被两把架在脖子上的剑挡住了去路。他看到对方的鞋,并非一般匪人的布鞋,而是造价不菲的过踝官靴,靴筒上印着藏青色的云纹,再最上方还圈了两条暗红色的穗子。

黄三炮慢慢站直身体,顺着衣服往上直到看清对方的脸,果然是皇宫里的暗卫。未等他开口说话,对方先蹲下将射入的两支箭取了出来,期间萨摩尖叫着醒了一次,又被剧烈的疼痛痛昏了过去。

暗卫给萨摩上了药,并把玉珠取下来给萨摩重新系上,还递给黄三炮几个药瓶,“药的用量和用法都用纸写了放在了瓶子里,带他去长安,那儿才是他该去的地方。”

暗卫说完便跳窗离开了,黄三炮追出去,除了楼下的一辆马车,几人已不见了踪迹,可见武功高深莫测。

黄三炮叹了口气,抱起萨摩放在马车上,准备上路。

萨摩在路上醒了一次,黄三炮怕他受不住疼,给他用了一颗镇定催眠的药物,让他又昏睡了过去。

伤口已经不再出血,但路途遥远,疲惫的身体和每天的清淡饮食让伤口恢复得十分缓慢。疼痛时不时会发作,上过药后的疼痛总是让人难以忍受。萨摩有几次昏睡过去,隐隐觉得有人帮自己掖了被角,有时也感觉被人抱在怀中轻声安抚。除此之外,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兰香。

他醒来时看着空无一人的客栈房间,或者透过行走在山间道路的马车窗看到外面的风景,总想自己大概被伤口折磨得得了癔症。

黄三炮可是个五大三粗的练武之人,还有点神叨叨相信鬼神,神经粗得能绕房梁三圈,怎么会有帮自己掖被角这样的细腻的举动呢。再说那兰香,更不可能是黄三炮身上的味道。

他们离长安越来越近了,路过的村子也越来越多,不像一开始走了两天也遇不到一户人家。沿长安周边聚集而居的人很多,长安也越来越繁华了。

萨摩在进入长安城时睡了最后一觉,睡着前他摸着自己空空的荷包想,若进城后黄三炮就不管他了他大概会饿死街头,烧鸡烤鸡都没吃到,水果点心也没尝到,就这么死了可太对不起自己了。

得亏他的粗神经还能想这些有的没的,却不知黄三炮在过城门时直接被扣下了马车,萨摩迷迷糊糊地就被拉去了别处。

“老大。”黄三炮急匆匆地回庆王府上禀报,“萨摩被人抓走了。”

李郅端坐在桌子旁的软塌上,听了黄三炮的禀报倒也没什么表情,只道:“我知道了,你先歇歇去吧,路途遥远,辛苦了。”

黄三炮应声去了。李郅被封庆王两年,虽然他还是没改掉在大理寺时叫李郅“老大”的习惯,有时也会在没有他人时跟李郅没大没小地开玩笑,但李郅毕竟不再是从前的大理寺少卿了。

大理寺卿从一年前王大人病逝便一直空缺,皇上有心想让李郅接手,但李郅称身体不适婉拒。皇上无法,提拔了另一人任职,谁知任职后仅半年便出了三起冤案,又被罢职。至此,大理寺卿的位置便一直悬空。

直至一月前,皇上突然宣其进宫,与他提了一个条件。

「朕四处派人搜寻萨摩多罗线索,已经有所眉目,你若愿意上任,我便帮你寻回他。」

李郅唤来身边的公公,伺候他换上朝服,戴上玉簪和官帽。公公问是否要备轿,李郅挥了挥手,“不必,你去把马牵出来吧。”

进宫拜见皇帝不坐轿子,反而骑着马一路飞驰,吓得周围的宫女太监纷纷躲避,若是放在平时一定会被禁军拦下询问,但此刻别提拦他了,周围连个禁军的影子都没有。

宫女太监们不敢多言,有些地位的采女美人们私下偷偷说了两句传到地位高些的妃嫔那儿去,都派人下来挨个打了手心,说不得对庆王的事胡言乱语。

一左一右暗卫四人在皇上宣李郅觐见时便悄无声息地隐去了身形,萨摩多罗盘腿坐在帘子后方,他右肩绑着纱布不能乱动,面前的点心都让厨子切成了小块,方便他用左手取食。

无法享受到大口撕咬的乐趣,萨摩兴致缺缺地将烤鸡推到最远,只捻起面前的桂花糕吃了几口。

随着来人推门而入,淡淡的兰花香若有似无,萨摩浑身一颤,回头看向纱帘后方,虽然看不真切,但他突然忆起了这香味是什么。

他们还在大理寺时,隔三差五必与尸体打交道,仵作谭双叶特意调制了一种香料,说洗衣服时加入几滴,便可去除衣服上沾染的血腥味。几人都领了几瓶回去,可用了几回嫌麻烦就没再继续用。只有李郅,家务无需亲力亲为,只吩咐一句自有下人替他做好,便一直坚持了下来。而那香料的香味,就是这兰花香。

“我不见他。”萨摩颤抖地爬起来,打翻了碗碟,宫女急忙去扶他,却被他一把推开,还带翻了桌子。

他跌跌撞撞地往前跑,挣扎着撞倒了屏风,直朝门口而去。他刚一推开门,便被两个暗卫束缚住了手脚抬进门,硬是按回了蒲团上。

“我不见他!”萨摩多罗大声叫了起来,暗卫不敢太用力抓着他,便稍稍松了力气。抓住机会,萨摩扭动的身体从暗卫手中滑出,却一脚踩空,肩膀撞在了桌角上。

即将脱口而出的尖叫被他压回喉咙里变成闷哼,他再次蜷缩起身体,用浑身力气来平复剧烈的疼痛。

几道屏风和纱帘之外,李郅草草向李世民行了礼,他目光越过李世民看向前方,穿过那些纱帐能听见几不可闻的呜咽声。他看不见萨摩多罗,但能感觉到他正在承受着痛苦。

“他不想见你。”李世民转达了萨摩的意思,丝毫没有拐弯抹角,也不担心李郅会有什么激烈的情绪。

“你告诉他了?”李郅没理会他说了什么,自顾自地问道。

“我告诉他了。”李世民回答道,“你知道有多少朝中大臣不愿意让你留在我身边吗?珈蓝余孽复国一事,即使我力排众异保住了你,我却无法连着他一起保护。他是珈蓝的王子,他留在长安,只会招来祸端。”

“我能保护他!”李郅辩解道。

“你不能。”李世民毫不留情地反驳道,“别忘了,他走之前,你正身受重伤,命悬一线。”

李郅垂下眼帘,沉默不言。

“他来求我,跪在大殿前,声嘶力竭地求我,要我派御医去看你,要我救你。”李世民眸子也暗淡下来,“我还记得那天他的样子,那么明亮美妙的眼睛,笼罩着层层的阴霾,他伏在地上一边哭一边行大礼,说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所以你赶他走了,是吗?”李郅抬起眼帘,拢去平时虚假的尊重和逢场作戏的毕恭毕敬,泄露出咄咄逼人的气势。若不是这里是皇宫,若不是李世民是皇帝,他或许已经拔剑相向,与他战了几十回合。

李郅在生气,气李世民,气萨摩,更气自己。

“这是一个选择的问题。他想活着,不过提心吊胆的生活,要么进入宫里藏起来,要么离开长安藏起来。”李世民直视李郅愤怒的眼睛,说道,“他选择了后者。”

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派御医去看了你,你中了毒,气血阻塞,奄奄一息。而当时宫里能找到的药物都无法对应你的病症。你中的是不同寻常的毒。”

“是珈蓝王室调制出的毒物,只有珈蓝王室成员对其免疫。所以那日在密室里只有你中了毒,萨摩却安然无恙。”李世民往纱帘内看了一眼,“御医研究了几日萨摩的体质,终于找到了救你的方法。”

“是什么?”

“炼血。”李世民说,“取萨摩鲜血一盅,配灵芝鹿茸粉为引,提炼其中抗毒药物,做成药丸供你服用,一日三次。”

“取一次血能用几日?”

“一日。每日都需取新鲜血液,不可放置,放置便会失效。现取现用。”

李郅咬紧下嘴唇沉默了几秒,缓缓道:“我用药七日,他便放了七盅血,是吗?”

“是。”

李郅不再发问,他往前走了几步掀开第一层纱帘,李世民拦住他,问:“你想好跟他说什么了吗?”

“没有。”李郅说,“但我必须去见他,见到他才知道该说什么。”

李世民轻笑一声,放下手,道:“你去吧。”

李郅找到萨摩多罗时,他正伏在案上,一抽一抽地让宫女帮他包扎被抻开的伤口。桌子上到处是散落的碗碟碎片和点心,一只烧鸡被扔在桌脚边,也没有拾起。

萨摩感觉有人靠近,但连日赶路的疲惫和疼痛带来的虚弱让他无力抬头看来人是谁。

李郅也不着急,静静等着他恢复力气。必须等他做好心理准备,让他自己肯真正面对自己,他们二人才能坐下来好好说话

兰花香很近了,萨摩下意识拉起衣物盖住右手臂,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转过头看向他。

“我会害死你的。”萨摩多罗喉头滚动了几下,还是没能叫出他的名字,只道:“李少卿。”

“我现在已经不是大理寺的少卿了。”李郅将桌上的碎片拾起,屏退一旁的侍候的宫女,在萨摩的对面坐了下来,“叫我李郅吧。”

萨摩别开目光,握着右手臂的手紧了紧,“我想回关外,你放我走吧。”

“不行。”

没想到李郅拒绝得这么干脆,萨摩不禁回头直视着他,这一回头,正好撞进李郅的怀里。

萨摩不懂武功,但也能看出李郅的内力提升了很多,比起以前,现在行动更加迅速,且悄无声息。萨摩连他何时上前来的都不知道。

看来大家都长进了,除了他还浑浑噩噩的,只想在关外混吃等死,再不遇见故人。

“你偷了我的东西,还想把它让给匪人,你觉得我还会放你出去吗?持家无方,败家却是一把好手。”李郅抱怨的话略带哑意,他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把更重的嘶哑刻意压了下去。

“你说我……”萨摩睁大眼,被李郅的说法气傻了,他就算不会持家也绝不败家好吗!他哪次没把钱花在刀刃上,哪个月没把他的俸禄吃干净!

不是……萨摩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思维被李郅带歪了,他之前只想快点离开这儿而已,现在却满脑子只想跟李郅吵架。

“我说你——败家。”李郅加重了最后两个字,鼻尖和他的鼻尖几乎碰在一起。萨摩有点懵地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身体像被定住了似的没有任何反应。

李郅突然笑了一下,掀起他遮挡右手臂的衣服,在他缩手之前将他的手腕压在了桌上。

谁知萨摩用了蛮劲,缩手的同时扯着肩上的伤口,刚换上的新纱布立刻被血浸湿了一片。

李郅虎口从右边反卡住他的脖子,封住他两处穴道,卸掉他肩膀的力量,轻而易举地制止了他的挣扎。

“嘘。”李郅食指竖在唇中,轻声安抚着他的焦躁不安,“让我看看。”

他目光移至萨摩的手腕,那里藏着一条又粗又深的伤口,沿着伤口向上,横七竖八地散落着不规则的刀伤。

李郅的食指抚过那些疤痕,手指下的皮肤颤抖得厉害,他双膝拖行移动到萨摩旁边,顺着疤痕的方向一条条摸过去,嘴唇靠在萨摩的耳边,几不可闻:“我从不曾知道那七天,你究竟是怎么过来的。也不知道究竟多少次划开放血才能留下这么深的伤痕。但是我想告诉你,它们不丑,你无需刻意把它们藏起来。”

“我不想让你看到它们。”萨摩闷闷地说。

“你应当让我看见,让我知道你经历了什么,做了什么。”李郅停顿了一下,说道,“让我更加死心塌地,一心一意地对你好。”

“留下来吧,别走了。”李郅从背后抱住他,“我现在不需要你的保护了,我变厉害了不少,前些日子还与从边塞回来的林将军战了一场,打了个平手。这两年,长安严查,城门封闭,你的那些故人早已不在长安了。他们既不能害你,也断然不能害我。”

萨摩愣了一下,紧张的肌肉放松了下来。李郅稍稍松开了手,让萨摩能看着他的脸安静地听他继续说:“我得了个王爷位,皇上让我入了李家宗祠,我也算前朝旧人,没有谋反之心,他也无法找我麻烦。”

“王爷府里的饭菜比大理寺好吃多了,不仅每顿都有烤鸡,外酥里嫩,还有烤羊排卤猪蹄和牛腩肉。你要喜欢,每顿都可以不重样。”

“若是吃腻了,宫里还有各个番邦进献的新鲜玩意儿,我带着你随时可以进宫,绝对不会无聊。”

“哈……”萨摩笑了一声,眼珠子锃亮发黑,仿佛又回到了两年前狡黠的样子,“你不做大理寺少卿,没了官位,空有一个王爷头衔,混吃等死还拿朝廷俸禄,你当真不心亏吗?”

“皇上给我提了个交换条件。”李郅仍旧那副宠辱不惊的样子,“你留在我身边,住进王爷府,我就去当大理寺卿,你跟着我,俸禄发两份。”

“大理寺卿?”萨摩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职位,皇上直任,正三品,官位一下跳了两级,可以说是非同寻常的升迁了。

“等等,你刚说我有俸禄?”没了故人的威胁,还有俸禄可拿,骨子里爱财如命的劣根性让他立刻精神了起来,馋劲也冒了上来,“能买多少烤鸡?”

李郅被他突然的转变弄得哭笑不得,刚才还在说要自己放他走,连疤痕都遮掩着不给他看,现在就两眼放光问每月俸禄能买多少只烤鸡,脸色转变如此之快,也不知道到底没心没肺到了什么程度。

萨摩多罗的前世,大概是只大尾巴狐狸吧,还是专门偷鸡的那种。

“和好了?”不适时宜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李世民掀起纱帘的一角侧身看着他俩,感叹道,“李郅啊李郅,萨摩跟在你的身边数月,他的机灵你没学到,敲竹杠倒是学了十成十。两份俸禄?也亏你想得出来。”

“哦?那皇上是准备让人白忙活,不给工钱了?”萨摩抬起头斜眼看着李世民,“这可不是明君所为。”

“大胆!”纱帘后的太监听见不由出声呵斥,李世民摆摆手示意无妨,“明不明君还待后世去论,现在摆在眼前的是朕差人做了一桌好吃的……”

“好吃的!”萨摩跳起来,扯着伤口又龇牙咧嘴了一番,重复道,“带路!带路!”

太监听见又要说话,李世民直接挥手打断了他,“无事,以后能听到他说的胡言乱语,还多着呢。”

太监透过帘缝瞥见萨摩,看他摇头晃脑坐没坐相,只想这要不是庆王李郅喜欢怕是早就拉出去杖刑八十了。想了一会儿,怕又不只是庆王喜欢这么简单,庆王喜欢不代表皇上也会容忍,至于皇上为何容忍……这就不是他该多心的事情了。

萨摩晃着身体,突然转头朝纱帘瞄了一眼,眼睛似乎要将他看穿,那不是任何一个后宫妃子或者达官贵人府上夫人男宠会有的眼神。

它们聪敏机灵,张扬澄澈,却深谙城府,偷藏算计,像总角孩童,又像耄耋老人。只一眼,便仿佛能看穿一个人的一生。

太监收回目光,不敢再四处乱看。

“那么,朕先行一步,你们尽快跟上。”李世民说完刚抬脚要走,却见李郅抱拳道,“皇上,宫中规律众多,萨摩刚回来怕是什么都不懂,冲撞了我们无事,切莫冲撞了其他娘娘。正好他的肩伤还需重新包扎,我们就不再在宫中叨扰了。”

李世民沉默了片刻,看萨摩也无反对之意,便挥挥袖子放他们走了,还嘱咐道:“长安好生待着,两份俸禄朕还是发得起的!”

一直侍奉在旁未发一言的大公公见此情景,不经多嘴问了一句:“奴才斗胆一问,皇上就这么放他们走了?心里如何舍得?”

“不舍得又如何。”李世民拢了拢袖子,“让他留在我身边,留在王爷府,也就只有这一个法子。能护得他周全,便是上天莫大的恩惠了。”

大公公闻言低着头不再言语,他不再细究皇上的话,也不想去猜皇上口中的“他”指的到底是谁。

长安繁华,卧虎藏龙。稍有差池,便是生死之局。在长安能安稳过完一生,的确是上天莫大的恩赐了。

李世民看李郅扶着萨摩深一脚浅一脚地慢慢往前走,似乎在一瞬间看透了情之一字。

罢了,放手,才能得到成全。

——完结——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论坛体/头胖ABO/头A胖B】啊啊啊师父终于和头哥和好了,一把辛酸泪 下(完结)

时隔一月……终于写完了。

论坛体 上 走这里

Summary:一个发错区的状态而导致的悲剧讨论。

发帖者为大胖的徒弟,新入队年龄13-14岁,叫曾姓,基友叫刘思涵。大胖退役大头领衔国胖设定。请勿考据及较真。

Tip:文中角色为二次元角色,请勿上升真人。

#151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你们怎么聊这么多楼了Σ( ° △ °|||)︴,欺负我没有会员不能改分区吗?

#152

lz你打完啦?赢了吗?

#153

ls你失忆了?刚才不是说大比分领先吗,怎么能不赢

#154

谁说大比分领先就能赢了?3-0被翻盘成3-4又不是没有可能╮( •́ω•̀ )╭

#155

这种可能性很小了吧喂!

#156

不小了ls,博哥打个公开赛,从小组赛到半决赛,场场0-3扳成4-3……(生无可恋.jpg)

#157

博哥他……熏疼1s,博粉的心脏都是强大而坚固的

#158

不不不,我们菠萝的心是柔软的(◦`~´◦)

#159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外面的饭好难吃啊,回国一定要去吃火锅,带上刘思涵那个大脑袋,让他给我买冰淇淋ପ( ˘ᵕ˘ ) ੭ ☆

#160

小小年纪就学会讹人的,这可不对啊lz←_←

#161

还给人家起外号,叫大脑袋233

#162

想起以前头哥也被人叫大脑袋233

#163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又发到公共区了!我明明选了私密区的˚‧º·(˚ ˃̣̣̥᷄⌓˂̣̣̥᷅ )‧º·˚

#164

私密区↷( ó╻ò)

#165

所以这个号是lz专门拿来吐槽的树洞号?

#166

突然想看私密区内容(兴奋地搓手手.gif)

#167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我才不会给你们看呢!( '-' )ノ)`-' )

#168

是嘛,我猜lz一定抱怨过训练苦,还说过大胖指导的坏话!

#169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我才没有说师父坏话!你们这是造谣!

#170

说教练坏话多正常一事,别不承认了hhh

#171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没有就没有!你们不准污蔑我!

#172

lz我已经暗搓搓把你要讹刘思涵的话截图发给他了,你看着办吧(笑)

#173

卧槽ls,干得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74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你们是魔鬼吗!!!太过分了!!!

#175

lz小可爱着急了hhh

#176

别真把lz惹急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hhhh

#177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我告诉你们!是他自己说要请我吃的!我没有讹他!

#178

也许人家就是客气一下呢,谁知道你当真了ʅ(´◔౪◔)ʃ

#179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怎么可能!他每次都会请我吃的!

#180

哦~~~~~~每次都请?(´• ᵕ •`)*

#181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

#182

貌似头哥追胖指就是这么开始的吧,每天给买好吃的(〃ω〃)

#183

哈哈哈大胖一直被勒令减肥,然后头哥一到周末就给他买买买带他吃吃吃,把教练给气得233333

#184

啊?头哥这样不好吧(゚⊿゚)ツ教练要胖指减肥肯定是为了他打球好啊

#185

哎呀没那么夸张,头哥带大胖吃的也不是什么易胖的热量高的东西,大胖后来还是成功减下来了,就用了一个月,减了20斤。

#186

对对,我记得大胖后来说他既没有饿着,又减了肥,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减的(羡慕.gif)

#187

哈哈哈是的了,我还跑去私信头哥要减肥秘方,结果头哥已读不回=͟͟͞͞(꒪ᗜ꒪ ‧̣̥̇)

#188

哈哈哈哈哈哈熏疼ls,头哥说那个是秘方,他跟着大胖一起吃,自己都瘦了5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89

想到这个我就想笑,头哥那可是舍命陪君……哦不,是舍肉陪大胖hhhhh

#190

哎哟拉倒吧,大胖指导看他也瘦了五斤可心疼了,非拉着大头请吃饭,自己不吃就看着大头吃,两个星期大头就又胖了四斤233333

#191

对对,大头胖回来后还发自拍,那脸真圆了不少,敢情四斤肉全长脸上了

#192

【好不容易小了一点的头又变大了】(小声bb)

#193

谁!谁说我家头哥头大了!头哥打洗你!

#194

哈哈哈哈别不承认,他头就是大╮(‵▽′)╭

#195 立刀刘

打完比赛就划手机,曾总业务繁忙啊

#196

诶,ls是?

#197

哇!熟人嘛?(突然兴奋.jpg)

#198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

#199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你怎么会来!!!我这个号没人知道的!

#200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不准告诉师父!不然我揍你!

#201 立刀刘

有人把链接私信我了

#202 立刀刘

你揍我?认真的?

#203

虽然lz没有发颜文字了,但我已经深刻感受到了lz的惊恐

#204

lz不是我说你,你那小身板儿可能真打不过刘思涵

#205

对啊,他光用脑袋就能把你撞晕了

#206 立刀刘

ls闭嘴!

#207

哈哈哈哈哈哈lss用脑袋撞晕是认真的吗

#208 立刀刘

头哥找你有事,刚打电话给你你没接,他让我转告你,让你回电话。

#209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头哥找我?!Σ( ° △ °|||)︴

#210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不不不不会是要骂我吧?!

#211 立刀刘

可能吧。

#212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我不回他电话行不行……T_T

#213 立刀刘

不行。

#214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他真的没有说什么事吗(*꒦ິ⌓꒦ີ)

#215 立刀刘

啧。

#216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我……我马上打!(-̩̩̩-̩̩̩-̩̩̩-̩̩̩-̩̩̩___-̩̩̩-̩̩̩-̩̩̩-̩̩̩-̩̩̩)

#217

头哥有这么恐怖吗……瞧把lz吓得……

#218

emmmm……某些时候头哥确实还是挺凶的_(:з)∠)_

#219

比方说?

#220

比方说大胖被人欺负的时候,他说话就跟机关枪似的,怼得不要不要的

#221

所以,是lz暗搓搓说了胖指的坏话,被头哥发现了?

#222

头哥没那么无聊吧,说句坏话就被怼?不会的。

#223 立刀刘

曾姓没说过梁指的坏话,你们不要随便乱说。

#224

哎!护犊子?

#225

你有本事你刚才说啊!lz都走了你搁这儿说啥呢乁( ˙ω˙ )厂

#226 立刀刘

……不跟你们说了,我去练球了

#227

去吧去吧别被lz打败了哟233

#228 立刀刘

我肯定能赢的!

#229

走好~(挥手帕~)

#230

嗯……lz好久没上来了,都两个小时了

#231

可能练球去了吧,晚上还有决赛呢

#232

打爆刘思涵!(学lz握拳呐喊)

#233

ls够了233,万一毒奶了我的小天使,我揍你哦!

#234

ls这么快就成lz姨母粉了吗233

#235

我是大胖的姐姐粉,可不就是lz的姨母粉嘛!

#236

666,我竟然对这种关系无力反驳hhhhhh

#267

比赛快开始了,你们看吗?

#238

开着直播tv,等双方入场呢

#239

诶,胖指为啥坐在观众席,不坐场外吗?

#240

一看ls就是萌新,为公平起见,队内打教练是不坐场外的,队员自己打。

#241

原来是这样啊,全靠自己啊

#242

lz这反手……

#243

咋了?

#244

也没啥……就跟他上一场打外国人不太一样,好像比之前回球更顺了一点

#245

啊?上一场我也看了,完全没看出回球有啥区别。膜拜ls懂球大神(๑`^´๑)

#246

什么大神啦,我也只是看得多了,有点感觉而已。你要细问我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出来的。

#247

嗯……你们等会儿,我觉得他的手腕往里的角度有点不同寻常,等我做个gif对比下

#248

对比?和谁⊙∀⊙?

#249

做好了:

王楚钦反手.gif

曾姓反手.gif

#250

卧槽!

#251

卧槽卧槽卧槽!

#252

这……一模一样啊!!!

#253

emmmm……其实我觉得国胖所有人的反手都一模一样啊

#254

虽然乍看一样,但还是有很小的区别的,不过不常看球的看不出来也正常

#255

我去我突然有个脑洞

#256

咋?

#257

你们说头哥之前打电话给lz,会不会就是为了教他这个反手?

#258

???细思恐极

#259

没那么夸张,顶多算纠正或者优化lz的反手,谈不上现教。毕竟lz上一场拉丢了好几个能得分的球,头哥看不下去了吧。

#260

同意ls,泰公不过是青少赛,又算不上什么大赛,别说得头哥偏心阴谋论似的

#261

好了好了,等结束问问lz不就知道了,反正lz藏不住事儿

#262

话说大胖指导看得好认真啊,眼珠跟着球骨碌骨碌转

#263

哈哈加上腮帮子还一鼓一鼓的,什么东西那么好吃啊(*¯︶¯*)

#264

吃东西?你确定没看错?

#265

没啊,虽然镜头只是扫了一下,不过肯定是在吃东西

#266

而且吃的貌似是装在杯子里的,胖指喝了一口,然后就开始嚼嚼嚼

#267

杯子里?

#268

麦片吗?

#269

不是麦片,应该是粥。

#270

粥?!确定吗?

#271

看来要有好事发生了੭ ᐕ)੭*⁾⁾

#272

???

#273

仙女姐姐们?lz的姨母粉们?你们在说什么?

#274

一脸懵逼(.ω.)

#275

lz和刘思涵到赛点了

#276

4-2,刘思涵赢了

#277

这怎么办……lz等会儿上来,我们要怎么安慰他_(:з)∠)_

#278

安慰啥,打了那么多比赛,输赢不是常事吗

#279 前线小姐姐来报

这俩小孩儿采访都好萌啊233

lz:不伤心,继续努力,下次再来呗!

刘思涵:还行,没啥感觉,下次还要打败他!

采访以后:

lz:我下次会赢的!

刘思涵(冷漠脸):你下次也不会赢

lz(被气到):你憋和我说话了!

刘思涵(面瘫脸):吃冰淇淋吗,楼下就有卖

lz(非常没有骨气地秒回):吃!

然后两人就走了……走了……走……了

#28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画面感

#281

哈哈哈哈哈哈lz也太逗了,胖指不管管吗!现在就吃冰淇淋怕是要闹肚子哦

#282 前线小姐姐来报

胖指把他俩叫到角落里总结打法去了,一边批评一边表扬,他俩都比胖指高,还得低头看胖指,不敢不低头╮( •́ω•̀ )╭

#28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84

我脑内有画面了hhhhh

#285

话说他们什么时候回国?我想去接个机,萌死我了(´• ᵕ •`)*

#286

听前方记者说,好像是今晚的飞机,说因为胖指有点事,所以回去的时间提前了

#287

胖指的事?啥事?(八卦脸)

#288

是不是跟头哥有关系?(搓手)

#289

我闻到了奸情的气息(苍蝇搓手.gif)

#290

人家那是恩爱好不啦,早就不是奸情了233

#291

哈哈哈反正等明天就知道是什么事了ᕕ•́ݓ•̀ᕗ

#292

一定是喜事啦(我打包票)

#293

仙女姐姐你们到底知道什么啊,能不能透露一下……_(:з)∠)_

#294

笑而不语.jpg

#295

胖指发微博了,表扬了刘思涵还有曾姓,哈哈哈夹在两个小孩儿之间的胖指太可爱了

#296

哈哈哈还行,不显胖(虽然矮了点)

#297

头哥回复了!秒回啊这是我去!

#298

头哥要去接机?还开车去?

#299

哦哦哦可以看见头哥的座驾了吗!宝马还是奥迪?

#300

ls你咋不猜保时捷玛莎拉蒂呢hhh

#301

胖指问头哥约了几点,头哥回说约了两点

#302

啥约了两点?

#303

跟大夫约了两点?现在还有人叫医生叫大夫吗,哈哈哈头哥还真是一股清流啊

#304

等等,大夫???

#305

约医生是什么鬼?看病?

#306

胖指病了?啥病?!ε=(゚◇゚ノ)ノ

#307

不会吧?我的胖指怎么可能生病呢!

#308

如果是感冒什么的应该不用约医生吧……?

#309

什么情况?

#310

别紧张别紧张,仙女姐姐们都说了是喜事……嗯?

#311

喜事?!

#312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刘思涵真的好难打呀……

#313

lz你来啦,这次没赢,下次再来呗!

#314

永不言弃才是国胖精神嘛( ´•ω•)ノ(._.`)

#315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不过冰淇淋好好吃啊,刘思涵每次都能挑到特别好吃的味道(〃'▽'〃)

#316

这么看lz你其实一点都不伤心嘛,我白安慰了_(:D)∠)_

#317

话说lz,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你师父是不是怀崽崽了?

#318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

#319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你怎么知道的?!

#320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头哥还没公布呢!

#321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我,我不跟你们说了!师父叫我了!

#322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不是,你们别出去乱说啊!给头哥知道了他要生气的!

#323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我下了!

#324

lz好方233

#325

看lz急得233

#326

我现在也很方……_(:D)∠)_

#327

所以胖指是怀了?

#328

所以喝粥是……???

#329

因为比较容易饿(点头.gif)

#330

我去⊙∀⊙!容我消化一下这个消息

#331

头哥……其实现在已经算半公开了吧?关于崽崽的事

#332

算吧,都在评论区说约了医生了

#333

就差发微博了吧!

#334

卧槽头哥微博发了!

#335

我头哥就是这么行动派╮( •́ω•̀ )╭

#336 立刀刘

啧……@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封楼了傻子,被头哥知道你先泄了密不得抽死你

#337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滚滚滚!刘思涵你个大脑袋,头哥才不会抽我呢!

#338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不过我真的要封楼了,姐姐们再见!

#339

哎别啊!头哥都已经公开了为什么还要封楼

#340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

因为我不想被抽啊啊啊啊啊——你们不要再讨论我师父了!他和头哥和和美美恩恩爱爱着呢!债见!!!

此楼已封

✘✘✘✘✘✘✘✘✘✘✘✘✘✘✘✘✘✘✘✘✘✘✘✘✘✘✘✘✘✘✘✘✘✘✘

おわり。

郅摩也太萌了吧……想写文了_(:з)∠)_

我的天。

所有的不快乐都烟消云散了。

果然可爱的人会互相吸引。

我喜欢的人会跟我喜欢的人一起玩一起努力。

强力推荐,没有观后感,因为写不出来,类似人物传记,点映钱没白花。

【观后感】侏罗纪世界2 剧透!!!

剧透!!!

第一:同事说不好看然而我去看了,觉得还不错,大概跟同事审美不太一样。
第二:欧文真的胖了,比之前胖好多了😂
第三:圣母情节是有的,不过还好,能接受,除了最后把恐龙放出去乱跑这一点

整个看完之后,没觉得有啥深度,不过有个脑洞,那个公爵的外孙女(他女儿的克隆人),身体里应该有恐龙的基因,不然暴虐迅猛龙不会只是想亲近她而不是伤害她,她还两次拥抱了欧文,对欧文似乎有特别的感情,第三部她应该会是控制恐龙的关键。

毕竟blue已经和霸王龙串了,不算纯种科研价值就少了,只有女孩儿才是纯种了。

我男票的脑洞是:恐龙身上有这个女孩儿的基因,女孩儿才是母体……emmmmm,我觉得这个脑洞更强大更带感😂

最后按下开门按钮的我觉得除了女孩儿外,没有别人更适合了,她已经跟恐龙产生了同理心,有共鸣,而且考虑问题更加单纯,不会考虑“未来对人类会怎样”这样深远的问题,只想让恐龙活下去。

最后:特效还可以,恐龙打架也不错,剧情挺流畅,有不少伏笔,还是值得一看的(*゚ェ゚*)